位置:主页 > 志愿服务 > 正文 >

男子与女儿玩躲猫猫 用领带将其勒死勇者之塔神秘领域

2018年10月11日 15:51来源:西昌市文明网文明网

 现代快报3月18日报道 51岁的王强一直被自己的偏执所折磨,他认为自己生活的不顺都和自己的亲生母亲有关——是母亲嫌自己丢人,更是母亲毁掉了自己的婚姻。

 一个人的时候,他在纸上写下诅咒母亲的话,恨每多一次,他就会多抄一遍。终究,王强在疯狂中彻底丧失了理智,他以母亲为假想敌定下了复仇计划: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女儿,再找来她的小伙伴陪葬。背负着三条鲜活的小生命,王强本月6日被履行了死刑。

 第一次杀人埋下祸根

 上世纪80年代初,20出头的扬中人王强在县电影院做放映员,与妻子杜某结婚后,两人过着平淡的生活。然而自1983年开始,生活中的琐事成了他经常与妻子吵闹的借口。一次争吵中,他竟用水果刀将妻子砍成重伤。

 故意杀人罪,死缓。法院宣判后,杜某彻底离开了王强。因在狱中表现好,王强多次被减刑,1998年他回到了家中,与妈妈茅桂云一起生活。他学了推拿手艺,学成后在家里开了个推拿店。

 第二年,他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名叫高莉的女子。高莉并不在意他的过去,还经常安慰他,这让王强很感动。两人很快结了婚,当年年底就生下了女儿小妍。

 然而在女儿还不到3岁时,两人却协议离婚了。王强说,这都是妈妈茅桂云害的。

 茅桂云是个农村妇女,王强成了杀人犯,这在当地是个耻辱的事。但她默默地接纳了出狱的王强,默默地支持他做推拿生意,但是在王强看来,事情完全不是这样。

 “我出狱回来以后,妈妈讨厌我,有事没事找茬骂我。”王强说让他印象最深的是,当小妍出生后第三天抱回来时,妈妈站在家门口骂他,说“要搞得你家破人亡”,说小妍“是杀人犯的丫头,一世没出息”。

 逐渐加深的冤仇

 离婚后不久,王强结识了于萍。于萍的脾气很好,对王强也更加温柔,她的善良让王强渐渐忘却了以前的不快,全部家庭的关系也融洽了许多。

 然而,王强与母亲的关系却更加恶化,“冤枉”是王强提及最多的一个词。在他看来,母亲对他的辱骂都是冤枉。“妈妈住到弟弟家以后,与弟媳经常闹矛盾,她在那边受气了,就回来骂我,拿我出气。”

 2001年时,王强在一次与母亲的吵架后想到了自杀,当时他就在一张纸上写下了对母亲的怨恨。在这个名为“恩怨篇”的材料中,他历数了母亲对自己的“百冤千陷害万侮辱”,认为母亲的“罪孽十辈子还不清”。后来,每次感到想死时,王强就会重新写一份,这些年写了不下十份。

 而在王强的心里,一个疯狂的计划逐渐清晰:杀人后自杀,让母亲永久背负杀人犯的母亲的骂名!“她是我娘,我不可能杀她。但我要让她受活罪,让她生不如死。”令人惊愕的是,王强选择的杀人对象,却是自己可爱的女儿小妍。

 “小妍将来也会被人骂成杀人犯的女儿,还不如让她死了好。”与此同时,王强却又舍不得女儿“孤单”。“我要杀女儿,但是前提是必须有另外一个小孩子在一起陪葬,好让她在路上有个伴。”

 以“躲猫猫”开始的屠杀

 2007年12月7日,疯狂而血腥的一幕开始。

 这天下午,家中只剩下王强和7岁的女儿小妍,不久有两个小女孩一起来找小妍玩:4岁的小雅,邻居家的女儿,5岁的童童,邻居的外甥女。

 独自坐了一会,王强心里“咯噔”了一下,机会来了。他决定只拿小雅做“陪葬”。于是他喊来小雅说:“我们来玩躲猫猫好不好?”小雅高兴地答应了,于是便跟着王强走进一楼的一个房间。

 进入房间后,王强关上门,拿出一条领带,很快在小雅的脖子上绕了几圈,打上死结。小雅只哼了一声就失去了知觉。

 这时他听到了小妍喊自己的声音,于是赶紧将小雅放到床下,随即笑着拿出另一条领带说,“上楼去,爸爸给你换衣服。”

 小妍开心地走上楼等爸爸。关上门反锁,王强笑着对女儿说:“爸爸给你打领带。”女儿笑着答应了。王强再次依样画葫芦。“爸。”海南艾一若厨卫电器女儿只说了一个字便说不出话来。

 “小妍,爸爸给你找了一个伴。”王强说着走出房间,发现童童居然还在门外,于是便赶她走。他随月野带人即拿出1000多元现金和自己的存折、身份证,跪在女儿的遗体面前,点yy歌手用的声卡火烧掉。

 王强离开房间,不料发现童童仍然在门外等待。她一脸困惑地问他:“她们人在哪里?”“既然赶你都不肯走,那就多一个伴吧!”这么想着,他拉着童童的手说“带你去找姐姐”,于是在另一个房间用一根布条勒死了她。

 无精神病 被处极刑

 做完这一切,王强用笔在家中的墙上写道:“茅桂兰对我十年百冤千陷害,君子报仇七年不晚”。随后他骑车到了长江边,掏出刀准备自杀,可是终究没下得了手。

 第二天中午,在江边草丛藏了一夜的王强用公用电话拨打了110。被抓获以后,王强平静地说出了自己的杀人动机。而精神鉴定结果也表明,王强并没有精神病,作案时具备完全刑事责任能力。

 王强被押上法庭受审时,年过七旬的茅桂云只是坐在下面静静地看着。当镇江中院宣布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王强死刑时,她没有流泪,这个儿子对她已经没有多少意义了。

 泪流满面的是小雅和童童的父母。幼女作为“陪葬”而惨死,让他们痛不欲生,而法院判决的100多万元民事赔偿,王强的能力也只能赔一点点而已。

 3月6日,经过最高法院的核准,王强被履行死刑。

 反思:疏导缺位引发悲剧

 本案的审判长、镇江市中院法官杨荣久久没法平静:“我看到的是,我们社会对王强这种高危人群心理疏导的缺位。”

 杨荣说:“事实上,从茅桂云出钱为儿子建房、结婚的举动求个h网站 你们懂的来看,她内心深处是关心这个儿子的。但是王强曾经犯过大罪,母亲恨铁不成钢的心态肯定是有的,在日常生活发生磨擦时,忍不住指责儿子,一时激动言语失当是难免的。但是作为王强来说,却在心中放大了母亲的责骂,甚至在心中扭结无aa288航班法解脱,终究引发了悲剧。”

 杨荣认为,对于刑满释放人员,不仅仅要有公安机关的管控,全部社会更需要给他们多一些关爱。能及时疏导和预防,那么类似的悲剧将会减少许多。(文中当事人系化名) (本文来源:现代快报 作者:马乐乐)

本文地址: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TAG:

大家都在看更多>>

今日热点资讯